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

彼時红颜

新闻
来源: 作者: 2019-06-08 18:14:03

彼时红颜

彼时红颜

文/月理朵坐公交,蓦然碰到了一位远亲。她和一位五十来岁、满脸褶皱的矮个男人在中途的一站上了车。尽管十来年没见了,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她了。她急于搜寻空座,并没有注意到我。她和那个男人在前面的一排座位上落座。一路上,她不停地用带着浓重地方口音的普通话对那男人讲述着什么,似乎是关于两个孩子玩乐的事情。与十多年前相比,除了美丽之外,她更多了一些女人味。我坐在后面,只看到她黑亮的发髻。大约过了三站的路程,那男人提前一站下了车。要命的是,我得和她同时下车,因为我父母家正好和她住对街。万一被她认出来的话,还不得寒暄一阵?这于我,实在是一件难事。于是我赶紧戴上墨镜,磨磨蹭蹭地跟在她身后下了车。她并未朝家的方向走去,而是和我同进了一个小区。她在前面风摆杨柳似的袅娜地走着,上身穿着一件质地不错的灰色蝴蝶衫,下身着一条米色长筒裤,背影优雅苗条。那一刻我突然觉得自己身上的波西米亚风格的大花裙子实在是艳俗不堪。直到看她转弯进了一座居民楼,我才放开步子,朝老妈家奔去。关于碰到她的事我只字未提,这是一个比较难堪的话题。小时候我和她家差不多是门挨门,因为父亲早逝,家里孩子又多,她家一直处于贫困交措的境地。她有个姐姐比我大两岁,念高中时和我同级,后来家里实在无钱供她念书,不得已在高二那年辍学,嫁给了我表哥。如同灰姑娘遇到了王子般,翻身变成了一家四星级大酒店的女主人。每次过年去舅舅家,总见她忙里忙外地张罗着,另外几个表嫂家世非富即贵,尽管她早已不是当年那个穷困潦倒的她了,但她们依旧在骨子里瞧不上她。这个妹妹是她家出落的最漂亮的一个,初中未念完就跟着大姐去煤矿打工。在那之后的年月里,统共也就碰到过两三回。我向来是个冷漠的人,很少打问别人的事。前些年还见她在表嫂的酒店旁边开着发廊,后来不知什么缘故歇业了。有一年去老妈家,听老妈说她搬到对面的小区了,在新华街的一个商场里买鞋……人生大抵如此,美貌的女人不见得都有个完美的结局。

医药健康
继发性癫痫
新闻

相关推荐